安徽界首:“捡破烂”捡出百亿产业
2010-05-28 20:49:29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0

仅2010年1-4月,有一个中部地区的县级市就靠“捡破烂”,实现销售收入34.5亿元,缴纳税收1.76亿元。继去年实现销售收入80亿元后,这一数据有望在今年突破百亿,这就是曾经以贫穷著称的安徽阜阳界首市。
    作为农业区,界首的发展资源并不丰富,全市总面积667.3平方公里,耕地面积62万亩,人口73万,人均耕地不到一亩。地处洼地,老百姓种粮丰收的希望常常被洪涝淹没。外出打工的大军里,有成千上万的人捡破烂。正是这支吃苦受累又不体面的捡破烂大军,成为日后界首重新崛起的基础力量。
    界首人收购废旧电池、电瓶、铝、铜、塑料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1000多年前,勤劳俭朴、珍惜资源的界首市田营镇人就开始用铅做釉烧陶制瓷。“拉着红盆走四方,换来米粮度饥荒”,成为新中国刚成立时一段时间田营镇人的生活写照。
    上世纪80年代初,陶瓷作为生活必需品逐渐被塑料及金属制品代替,但铅作为一种工业原料,市场需求不断扩大。于是,当地群众把目光瞄向了这一产业。他们把收购来的废电瓶拆解后,“一口锅、一把柴”,土法冶炼再生铅。以朱桂贤为代表的小业主开始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
    同期,以西城镇为中心的废旧金属收购和以光武镇为中心的废旧塑料收购业也悄然兴起。在当时,再生资源产业还仅仅停留在回收的范畴内,没有多少加工的成分,还谈不上形成“再生”利用产业。
    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随着乡镇企业的异军突起,田营、西城、光武等乡镇陆续出现一些废旧金属冶炼点和废旧塑料加工点,并且呈快速发展之势。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界首市的废旧物资收购队伍发展到两万多人,足迹遍布国内外,加工户达200多户,再生金属产业“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再生塑料产业“家家收购、户户加工”,一时颇为壮观。当时界首人心里没什么“循环经济”的概念,能“来钱”就成。
    粗放、原始和散放的经营方式虽然“来钱”,但也污染环境。群众举报,媒体曝光,上级部门注意,“不得劲儿”来了——田营再生铅加工被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列入取缔或关闭名单,安徽省环保局也把它作为挂牌治理的重点之一。1998年后期,界首市将年产量2000吨以上的11家冶炼企业统一搬迁到远离村庄的低洼地,实行集中管理,集中治污,其余小冶炼点全部取缔。将再生塑料产业全部从村庄内迁出,规定在指定区域内划片经营,防治污染。这一阶段,界首的再生资源产业发展缓慢,没有在生产工艺和科技水平上实现大的提升。2004年,界首市新一届市委、市政府对再生资源产业重新进行把脉问诊,建设循环经济工业区的规划提上了重要议事日程。全市财政收入只有1亿元,保工资、保运转都有困难,哪有资金用于园区建设?最终,全市干部用工资集得1120万元集资款,为界首园区建设赢得了宝贵的发展机遇。截至2009年年底,界首市本级园区和田营、西城、光武、鸭王4个循环经济工业区已累计完成投资29.5亿元,完成了工业区内的水、电、路、通信及绿化、亮化、美化等基础设施建设,为大批客商入园创造了条件。
    园区建好后,界首市委、市政府除兑现现有招商引资优惠政策以外,对新上的再生塑料项目、再生金属项目还另外给予奖励:固定资产达100万~300 万元奖励 5%,300万~600 万元奖励6%,600万~1000 万元奖励7%,1000万元以上奖励8%。2005年~2009 年,4个园区入驻再生金属、再生塑料生产深加工企业208家,带动了全市6万多人就业;实现税收2.82亿元,占全市财政收入的55.3%。至此,界首市再生资源产业步入“星光大道”,治污水平,技术改造,以及市场规模都有了大幅提高。
    昔日靠“捡破烂”闯天下的朱桂贤,今年已经57岁,以他为董事长的华鑫铅业集团公司已经领跑业界。该集团2007年成为再生铅锭国家标准制定单位,2009年实现销售收入62亿元,如今已经占据了全国再生铅市场的70%。
    去年,界首再生资源产业实现销售收入80亿元,已经当上界首市委书记的刘玉建表示,这个数据今年有望突破百亿元。阜阳市委书记宋卫平说,界首市大力发展循环经济,也为整个阜阳市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提供了有益的尝试,“阜阳今后将加大循环经济的探索,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

相关热词搜索:界首 安徽 产业

上一篇:颍东:耄耋老夫妇的世外桃源生活
下一篇:王家坝水利风景区通过水利部评审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