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在线 关注阜阳在线!

皖北跨越:一块版图的集体觉醒

时间:2010-12-14 08:21:27 来源:新安晚报 分享到 收藏

奔流的淮河,就像一幅打开的画卷,铺满中原大地,刻画出了一个充满梦想、勇于创造的区域性符号——皖北。

在经历无数辉煌与惊喜之后,皖北也曾一度迷茫,一度彷徨。但曾经的沉寂,埋没不了这块土地孕育的希望。

近些年,皖北地区渴望发展的呼声越来越强烈。经过审时度势的决策,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加快皖北振兴”的战略,将这片热土引领上了新的发展方向。

今天起,新安晚报将连续推出“皖北跨越”大型专题报道,与读者一起见证皖北崛起的努力,探寻皖北跨越的路径,为皖北振兴敲响鼓点。


    蜕变

12月8日上午8时30分,阜阳西关机场。的哥刘伟正耐心地等在机场外,准备迎接北京航班的乘客。

而在2008年之前,刘伟很少来机场接人。“有一次,我和几个哥们到这边接乘客,一趟飞机上下来3个人,两人有车接,剩下一人我们三辆车抢。”刘伟说,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愿再到机场这片来。

阜阳西关机场始建于1958年,距市中心不过9公里的路程,是安徽省最早的三个民用机场之一。但令人尴尬的是,这个机场自建成以来,效益就一直不好。“2004年的时候,这个机场因为效益过低而被迫关闭,到2008年才重新开通。”阜阳市发改委的一位官员说。那时候,机场前的道路上晒满了谷物,被老百姓讥讽为“飞机场变成了养鸡场”。

如今,重新启用的阜阳西关机场,早已是另一番景象。“现在客人很多,经常爆满。你想在阜阳买机票,不提前一天,根本买不到。”刘伟说。

而就在12月8日这一天上午9时50分,阜阳西关机场宣布取得历史性突破,迎来了2010年的第10万位乘客。

实际上,西关机场的改变只是一个缩影。这种变化背后,折射出阜阳乃至皖北地区包容开放的雄心和振兴经济的步伐。

“交通便利,市场广阔,商贾往来频繁。过去这几年,阜阳变化很大,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突破。”作为阜阳市“十二五”规划的起草者之一,阜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调研员王虎对阜阳的变化如数家珍。

这种变化用一组数字可以说明。2009年,阜阳市人均GDP突破1000美元;第二产业增加值于2007年超过第一产业,进而于2009年超过第三产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连续7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12.5%……单看数据,相对于全国乃至安徽,这并不是很好的成绩,但对于阜阳这样一个传统的农业地区来说,实属不易。

蜕变,只在转瞬之间。


    梦想

12月10日,快到午饭的时间,亳州市药材市场内依然是人头攒动。人群中,有的在讨价还价,有的在谈着生意。而在这个时间段看到这一幕,在几个月前是不可想象的。

“亳州中药材交易市场原来的营业时间是早上6点半到9点,现在已经更改为8点10分到12点。”作为亳州药材市场的新“东家”,康美药业(亳州)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东对这个小变化津津乐道,“今年中秋节当天,几位山西药材商赶到亳州进货,他们到亳州的时候是上午10点多,但市场所有的商户已经是大门紧闭,原本打算当天赶回去过中秋的药材商只好多呆了一天,这件事让我记忆深刻。”

而对于正在建设中的亳州华佗国际中药城项目,李东说“不排除再将营业时间扩展至全天,这不仅方便了经营户和外地来药商,也是打造国际化药材市场的必然趋势”。

营业时间的变化只是一个方面,事实上,无论是市场管理者,还是政府职能部门,整个亳州的药材市场都在向着更系统、更正规的方向迈进,“大到药材的质量安全标准,小到药材的包装、价格标签,现在都有明确的标准。”李东说,“市里工商、质检、药监等职能部门还专门成立了联合执法室,更是增加了监管力度。”

对于整个中药材市场正在发生的悄然变化,做了几十年中药材生意的亳州本地人方敏更是深有体会。上世纪八十年代,她在自家地里种植中药,再拎到街上去卖,“那时候市场不规范,大家都是‘小打小闹’,利润也很薄,一斤药只能赚五六分钱。”而现在,得益于市场规范化管理和政策支持,方敏已经将公司资产总额做到了8000万元,年产值更是超过2亿元。

在亳州,像方敏这样将药材生意做大做强的并非少数,“目前亳州市中药材已有近百万从业人员,药业经济是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亳州市发改委副调研员郑勇向记者解读了该市对于药业经济发展的规划,作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和闻名遐迩的养生之城、长寿之乡,亳州打算通过10年的努力,将中药产业培育成为安徽省重点产业和亳州市支柱产业之一,预计产值规模超过1000亿元。

而这些仅仅只是开始。根据规划,亳州还启动实施了《中华药都、养生亳州行动计划》,规划建设药、酒、文化三大板块,积极构建现代中药、养生文化旅游、中医医疗保健服务三大体系,力争用3年时间,初步把亳州打造成特色鲜明、文化厚重、产业发达的养生之都、健康之城。

梦想,正在这里起步。

    觉醒

一个区域的发展,需要勾画梦想的激情,更需要面向现实的勇气。

“要致富,先修路。”这句“名言”曾经影响了改革开放后的一代人。如今这句话在皖北,也有了新的阐释。

蚌埠市龙子湖区有一个汪圩村,因为是高铁选址所在,这个远近闻名的全省新农村建设示范村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变迁。走进村子,人流不息的高铁项目部、散落的“高铁商店”,点滴间印证着高铁已经渗透进汪圩人的生活。

“支持国家大项目,没啥说的。”村民赵开志家被征去一亩多地,他对高铁有着自己的期待,“我们将和城里人一样住进楼房,最好孩子能在附近车站和酒店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和汪圩人一样,京沪高铁让所有蚌埠人都满怀憧憬。“京沪高铁设站蚌埠,有助于促进蚌埠与发达城市间的经济联系和优势互补,吸引‘长三角’资本北上、‘环渤海’产业南下,加快经济社会全面发展。”蚌埠市发改委副主任杨祖彬说。

在人们的普遍印象中,淮北是一个资源大市。而2009年,淮北却被定性为资源枯竭城市。

一块煤矿石被挖出来后,能用来做什么?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用来发电。”几年前,淮北人会给出这样一个简单的答案。

不过,如今的淮北,对于这个问题却有了新的阐释。“一块煤矿石被挖出来,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煤矸石送往电厂发电;另一部分精煤经过提炼后,生产出焦油、煤气,运用到更广阔的天地。这就是煤化工产业。”淮北市发改委资源型城市转型办公室主任刘杰给出了新的答案。

……

在阜阳,能源新城正在逐步崛起;在淮北,食品工业正在成长为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在蚌埠,自然资源匮乏的短板正在转化为自主创新的动力;在亳州,药业经济持续发展,“中华药都”将焕发新一轮风采;在宿州,城镇化和工业化继续被列为发展方向……

在每一个城市描绘的前景中,我们清晰地看到,皖北正在觉醒。这是一个满怀梦想、满怀激情的区域集体性的觉醒!(王天昊、文兵、孟洋)

评论

明天会更好

相对落后的现实已经成为皖北各市寻求突破与自我提升的动力。

在今年年初的全省“两会”上,记者在采访中深切感受到了皖北地区对发展的渴望:几乎在每一个有皖北城市参加的会议上,当地的官员都会提到皖北相对落后的现实,并提出加速发展的诉求。

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由全国人大代表、亳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徐景龙领衔,苏皖豫三省数十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出建设贯通豫东、皖北、苏北,直达上海的“淮海铁路”。实际上,这正是皖北地区希望以完善基础设施带动经济发展的诉求之一。

从阜阳打造六张名片到蚌埠提出城市大建设,从淮北的煤化工产业到亳州的“药都经济”,再到宿州大力加快城镇化工业化进程,一张张城市巨变的图纸已然铺开,如何完成精美的画卷,需要从上到下、从内到外齐心协力的合作。

令人欣喜的是,皖北各市不仅仅有了各自发展的目标,而且形成了你追我赶的良好态势。

采访中,记者深切地感受到皖北各市“比着干”的创富激情。亳州一位政府官员曾说,“每次有关经济发展的数据一出来,发现比别人落后了一点,就不甘心,要想方设法拼回来”,正是这种比着干、拼着干的精神,无形中把皖北各市拧成一股绳,大家都不愿拖后腿,那最终的结果就是齐头并进。

正因为如此,我们有理由相信,皖北明天会更好。

|责任编辑:ydljll

本文链接: /2010/1214/27977.html

继续查看有关: 皖北 | 跨越 | 一块 | 的文章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阜阳在线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也可以分享到: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