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商客在颍上县投资遭遇“关门打狗”
2011-04-19 17:02:31   来源:中国青年网    评论:0

编者按:信誉乃为人之本,地方政府更应该高度重视诚信,否则,就失去政府的公信力,政府的公信力说到底还是体现在领导的诚信上。在招商引资方面出现不讲诚信的这几年没少出现,在一些地方的招商工作中,确实出现一些有悖常理的怪事,招商时什么好话都会说,什么优惠政策都敢承诺,一旦商家落户就成了可以宰割的羔羊,当初的乱承诺不予兑现或无法兑现,更有甚者是完全把招进来的商家当成唐僧肉,让其满载而来空手而归,当外来投资者怀着一腔热情将大把的钞票投入后,政府似乎便完成了招商引资的任务,而接下来的也就成为了“关门打狗”,使那些已经投入资金的商人们骑虎难下、欲哭无泪。

 

安徽阜阳市颍上鑫江鞋业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经招商引资进入颍上县工业园区的企业,公司老总是浙江江山人,名叫郑小明。因为地方个别领导的粗暴行政,原本打算在颍上大干一番事业、壮大自身经济实力的郑小明和他的老乡们,企业已“关门大吉”,昔日座上宾如今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听信承诺来投资 一张土地证引来一批浙商

 

2008年6月,时任颍上县工业园区主任王卫民到浙江温州市招商引资,通过浙江商会会长认识郑小明,并要求郑到颍上县考察投资。同年9月郑小明到颍上县考察,考察期间园区承诺:保证投资环境,保证企业经营流动资金的贷款。郑小明感觉颍上县政府还是有诚意的,随后和园区签订投资意向合同,约定在园区投资生产鞋业,园区同意规划46.75亩土地作为工业生产用地。2009年1月13日,颍上鑫江鞋业制造有限公司依法登记设立,注册资金为100万元。1月17日,公司通过挂牌出让方式以每亩2000元的价格取得了46.75亩工业生产用地的50年使用权,证号:颍上国用(籍)第20090081号。1月底,公司开始投资200万元建造第一栋3280平方米的钢构厂房。7月9日,颍上县发改委下达批文,同意公司年产300万双拖鞋生产项目。12月初,公司投入150万元购买4套机器和模具开始生产,每天可以生产1万多双拖鞋,效益可观。

 

“听说我在安徽颍上县投资搞得不错,更主要是办到了土地证,他们都愿意过来投资”,郑小明说,在我的引荐下,我老家几个做生意的朋友也都来园区投资办厂,万万没有想到颍上县如此不讲诚信,也会搞“开门招商,关门打狗”这一套,不仅自己上当受骗,还连累了朋友们。

 

\

 

图片说明:郑小明展示公司的国有土地使用证。

 

2009年11月、12月,公司从园区分别借款50万元和100万元,其中50万元用于建设颍上园区内温州产业园的围墙(工程款尚未结算),100万元用于生产。2010年6月,因为流动资金不足,公司多次找园区要求履行“保证流动资金贷款”的承诺未果,而被迫停产。

 

园区“改朝换代”  粗暴干涉企业经营

 

2010年9月,王卫民被免去园区主任职务,陈德刚任园区主任(挂职县政府办副主任)。随着这场人事变动,郑小明和他老乡们的公司厄运也接踵而来。

 

阻止公司融资还贷。陈主任刚上任伊始,就要求郑小明公司立即偿还150万元的借款,使原本就缺乏流动资金的公司愈加困难。在陈主任催要借款的期间,公司为了尽早恢复生产、减少损失,更为尽快偿还借款,郑小明找他人融资合作,却遭到园区的反对,不同意公司搞融资。

 

园区以准许融资为诱饵让郑小明公司做出承诺。2011年1月23日,园区说公司可以融资搞加工生产服装,但是要公司和园区签订一份《关于促使鑫江鞋业尽快投产的补充协议》,公司承诺:在签订协议7日内偿还借款和工程款总计约280万元;2月15日前,制定可行性的资金筹措计划及生产计划,并报经园区批准;3月底前投入生产并建好第二栋厂房。该协议还约定:园区同意在公司兑现上述各项承诺的前提下,支持公司生产、加工服装,并就公司生产环境给予保证;公司若不能兑现以上所有承诺,园区有权取消该项目,已出让土地由园区所在地国土部门按实际出让价收回。

 

“承诺协议签订后,园区一边通知我的合作方不要与其合作,一边又催促我还债,导致我的承诺不能兑现,很明显是要把我公司赶走嘛!”郑小明说。

 

粗暴行政,藐视法律。2011年2月初,陈主任带领一帮人将郑小明公司厂房的两个大门强行加锁,不准公司人员进入生产车间,不准公司继续经营。

 

2月10日,郑小明和广州投资商李老板达成共识,李老板同意借给郑小明200万元用于偿还园区债务。当郑小明和李老板拿着合作投资计划书一起找到陈德刚时,陈拿出郑小明的“承诺书”说:“你不能和任何人合作或者融资,园区也不会让你公司开门的,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一条路——厂房扒掉走人,土地收回!”4月7日,郑小明从朋友那里借来200万元,还清了园区的债务,又找到陈主任,请求他开门让其生产,再次被拒绝。

 

\

 

图片说明:颍上县工业园区将郑小明公司大门加锁。

 

驱赶浙商元凶——土地价格

 

颍上县工业园认为,郑小明公司不能履行合同(补充协议)义务,应无条件清退出工业园区。

 

园区的逐客令不单单只下给郑小明一家企业。安徽省颍上县邵氏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的遭遇和郑小明公司比可以说是有过之无不及。2009年年初,邵氏公司老板邵方敏经郑小明引荐来到颍上县投资办厂,企业占地54亩。邵氏公司缴纳了土地出让金后,园区承诺:你们一边建设,我们一边给你办土地证。待邵氏公司5000多平方米的厂房及综合办公楼建好再去催问土地证的事情时,园区领导又说:等你们生产了,我们给你办证。

 

“哪有这样的道理?机器设备我都和人家订好了,他们(园区)一次又一次骗我,我害怕了,所以我坚持要等他们把证办下来再购进设备”,邵方敏把自己的观点向园区说明了,园区陈主任说:“那你就撤资。”

 

邵方敏说,我在这个项目上总投资500多万元,撤资你园区总要包赔我的损失吧,他们不但不赔偿我的损失,连土地出让金也不退给我。今年2月份我和陈主任谈过一次,当时因为价格悬殊太大没有结果,他只同意赔偿我190万元。我们约定当天下午4点在颍上县城某地再谈,当我驱车如约到达约定地点时,保安用脚踢我的车轮胎,不让我停车,就这样我被赶走了。

 

“我想把我公司的情况向颍上县委书记刘树生反映,打了两次电话他都没有接,气愤之下,我就离开安徽回浙江了”,邵方敏说,“此次回安徽的原因是听说园区已经将我的公司用地卖给了别人,4月16日下午,我们想找园区领导问个究竟,不料我和公司周佳林(现年65岁)到颍上竟遭到园区干部的一顿殴打,致使老周颧骨骨折,现在还在住院治疗。我们当时连报案都不敢报,连夜赶回浙江老家了。他们在颍上势力太强大了!”

 

\

 

图片说明:颍上县邵氏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老周被园区干部打伤住院。

 

“安徽颍上县希贝门业有限公司已经被他们赶走了,公司老总吴海英也是我们浙江人,她花600万元投资建立的企业,被园区以580万元收回,以900万元价格卖给他人。”郑小明说,被赶走的还有浙商毛启志。

 

浙商毛启志系原颍上县园区阜阳宝得宝汽车检修设备公司大股东,公司注册资金100万元,毛启志占60%股份。他说,我们一个只占10%的股东张某任法人代表,张和园区串通,在没有召开股东大会的情况下,擅自做主将我们公司63万元低价卖给园区,园区以590万元卖给他人。

 

据了解,随着国家对土地管理政策的日趋严格,颍上县园区在今后的5年内,不再给审批工业用地,原来审批的土地已经用完饱和,而政府的招商工作依然继续,导致园区用地挂牌出让价格可能涨到10万元每亩。颍上县园区从投资商那里按原价收回土地,然后再倒卖,他们面对这样无本万利的买卖能不铤而走险吗?(潘书培、陆宏晓)

相关热词搜索:浙江 安徽阜阳 颍上县

上一篇:阜阳60岁老人自学法律几十年 闯过司法考试关
下一篇:市国税局落实税收优惠政策 三年减免税近24亿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