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浙鲁豫等多地蔬菜滞销 北京油菜一度每斤5分
2011-04-23 20:54:05   来源:新京报   评论:0

菜贱伤农京郊油菜被铲 层层加价市民称菜贵

昨日,北京大兴区一蔬菜大棚内,由于油菜价格过低,长成的油菜已被铲掉

菜贱伤农京郊油菜被铲

兴区一家蔬菜示范园区内菜农称油菜价一度每斤5分,“至少6毛钱才保本”

 

日前,济南菜农韩进因无法承受菜价下跌自杀,引发人们对“菜贱伤农”的关注。在北京,一些菜农为少赔钱,把成片油菜铲掉。虽然蔬菜批发价持续走低,市民却感觉菜价居高不下。面对“种菜难赚钱,买菜不便宜”,农业部昨日紧急通知要求帮助菜农寻找销路,商务部要求拓宽流通渠道降低成本。

昨日,雨后放晴,太阳西照,田间充满泥土气息。

34岁的梁平迎着太阳,猫腰进入一个油菜大棚。

大棚里大片的油菜,已被铲掉。

“菜价太低,铲掉还能少赔点。”他说。

卖菜钱不够工人工资

4月18日那天,油菜价跌到每斤5分。菜农梁平说,每斤油菜必须卖到6毛钱,他才保本。

油菜种的比往年多,这是他下的一个赌注。

梁平是四川人,在北京干过厨师,三年前转而种植大棚蔬菜。

大兴区长子营镇朱庄村北新农村蔬菜示范园区内,他有70个蔬菜大棚。

今年,他种的蔬菜种类不多,只有空心菜、菠菜、茴香、油菜、蒿子秆和木耳菜。

“种菜有时候就得赌,赌上了,这个菜今年可能就好卖”。梁平说。

但是,他赌输了。

去年油菜的价格一直比较坚挺,能卖到每斤一块七八。但今年,油菜最高也只能卖到每斤1毛5。4月18日那天,油菜价更是跌到了每斤5分。

前不久,梁平请了12个工人收割一个大棚里的油菜,每个工人工作了9个多小时,人均工钱是63块,中午请工人吃馒头花了20元,一共是780块,而整个大棚收割的6000多斤油菜卖给田间收购者,只收到600多块钱,赔了近200块钱。

“越卖越亏。”梁平说,不如铲掉不卖。铲油菜,他最多支付100元人工钱。要是算上大棚租金、种子、化肥等成本,每斤油菜必须卖到6毛钱,他才保本。

所有蔬菜批发价都在跌

商务部数据显示,4月11日至17日,全国18种蔬菜平均批发价格比前一周下降9.8%,三周以来已累计下降16.2%。

在蔬菜示范园内,还有其他几户菜农。园内的土沟边上,能看到成堆的被遗弃的油菜。梁平说,铲菜的不仅仅是他一家。这些铲掉的油菜,要晒干后再烧掉。

梁平种的蔬菜里,不止是油菜,所有蔬菜价格,都下跌十分厉害。

商务部的最新数据显示,4月11日至17日,全国18种蔬菜平均批发价格比前一周下降9.8%,三周以来已累计下降16.2%。

在梁平的地里,菠菜只收割了1/6,剩下的菠菜,都已经长到了膝盖处,又老又黄,中间的野草丛生。

“懒得管了,任由它们自个长,等收拾到这个棚子了,一并把菠菜给收拾掉。”梁平说,不管的话,还能省去化肥钱,人工钱。

梁平说,他买了掺假的种子,一亩茴香,只有一半的种子冒出土。这令他雪上加霜。

梁平承包的70个大棚,最早共有5个合伙人。去年9月份,赔钱了,一个合伙人退出。春节后,还是没赚钱,又有两个合伙人退出。

梁平说,要是夏天,菜价还是上不去,今年肯定又得赔钱。

他的另一个计划是,把大棚转租出去,剩下几个做开心农场,让城里人来认领土地。

层层加价市民称菜贵

0.35元的进菜价,到市民手里成了1.5元。市民张女士说菜价一直都很贵,无法想象菜农因价格低自杀。

蔬菜能卖什么价,不是菜农能决定的。梁平说,每天都有十多个收购者开着厢式货车到大棚来转一转,梁平从中挑一个出价最高的。

收购商梁华是河南人,做田间收购已有5年。晚上12点至次日凌晨一两点,他在十里河大洋路批发市场出售。梁华说,去年一车蔬菜能赚到300多元。但今年,一车蔬菜只能赚到100-200元。

昨日下午3时,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内,蔬菜销售商韦继亮守在一货车卷心菜旁。

这一车菜共计4万斤,从江苏沛县拉到北京的,收购价是0.1元一斤,在新发地市场内,他批发的价格是0.26至0.28元一斤。“价格不是个人定的,市场就这个行情。”

韦继亮说,卷心菜从菜农地里到市民手里至少要经过3关:第一级批发商、第二级批发商和菜市场商户。

韦继亮就是第一级批发商。从韦继亮手中买走了1200斤卷心菜的二级批发商说,他主要向昌平区的几个菜市场供货,0.26元一斤的价格购买,再以0.35元一斤的价格卖给菜市场商户。

昨日下午6时,东城区东花市的两个菜市场,卷心菜的售价是1.5元一斤。

0.35元的进货价,到市民手里,怎么成了1.5元呢?东花市乐家菜市场的一位菜商表示,菜价是由商户自己定的。他从批发商那里批发的价格为0.5到0.6元一斤。“为了保持菜看起来鲜亮,我要把外面的叶子剥掉,这也是我要考虑的,所以才加价1元。”

“菜价一直都很贵啊,”市民张女士说,她无法想象,竟然有菜农因为价格低而自杀。

农业部门帮菜农寻销路

菜农梁平说,他要逆向思维去考虑,“哪种菜今年不好卖了,我明年就多种点”。

昨日,针对近期部分地区、个别蔬菜品种出现滞销难卖,农业部紧急部署做好当前蔬菜产销工作。农业部要求各地农业部门高度重视,千方百计采取有效措施,帮助菜农寻找市场销路,稳定蔬菜生产发展。

商务部日前表示,将发挥地方政府储备和商业储备的应急调节作用,临时收储一批卷心菜等具备短期贮存条件的“卖难”蔬菜。此外还将建立对接平台,拓宽流通渠道,以及开展产销对接,降低流通成本,和组织进行深加工等。

新发地信息中心人员分析,从赔钱的部分品种来看,基本都属于供大于求的现象。农民看到什么挣钱就一窝蜂似的种植什么,什么赔钱了就干脆不种了,到来年就出现两种情况一是产量过剩,二是供不应求,随之而来的后果就是价格的大幅波动。政府应该给农民提供更多的宏观政策引导。

“到底种什么赚钱,真的只能靠猜靠赌”,梁平说,即使知道北京市场的蔬菜种植情况,他也没法知道全国蔬菜的种植情况。

示范园区的菜农种菜,一般还是选择种他们自己所熟悉的菜品。梁平是四川人,喜欢种南方菜比如空心菜,山东河南的菜农,喜欢种油麦菜等等。

梁平也想过,试过种一些特色菜。比如四川的折耳根(又名猪皮孔),也试过种豌豆尖、紫背天葵等。但是这些种子不适合北京的冬天,种上全死了。

梁平说,今年他赌错了蔬菜,如果明年还继续种菜,他要逆向思维去考虑,“哪种菜今年不好卖了,我明年就多种点”。

专家说法

“要命”菜价暴露流通怪圈

专家称菜价下跌大部分由菜农承受,而菜价上涨则由消费者买单

据新华社电 济南菜农韩进因“8分钱一斤卷心菜”自杀,暴露出“种菜难赚钱,买菜不便宜”的流通怪圈。

春节期间持续攀高的菜价近期为什么突然“跳水”?济南市唐王镇镇长李延德说,今年北方天气异常,“北方菜”提前上市增加供给。加上近期市场上关于“大叶蔬菜更容易沾染核辐射”的传言,影响了销路。

另外,受去年冬季菜价高涨影响,今年菜农的种植积极性提高,其中不乏盲目扩大种植面积。

山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蔺栋华分析认为,菜价下跌大部分会由菜农最终承受,而菜价上涨则由消费者买单。流通环节过多,每道加价10%至15%以上,价格必然翻番,有的甚至上涨数倍。

专家提出,权衡抗通胀和提高农民收入的关系,宏观调控要重在落实“两保”,即菜价较低时优先保障菜农利益;菜价较高时保障城市低收入群体利益。

相关热词搜索:鲁豫 蔬菜 滞销

上一篇:阜阳金三土地放量显著 银四显灵敏地价坚挺
下一篇:高油价下上海车展一片绿 新能源车唱主角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