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在线 关注阜阳在线!

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全球男女平等还需118年

时间:2015-11-24 20:00:30 来源:思想市场 收藏

    世界经济论坛11月18日发布了2015年版本的《全球性别差距报告》(World Economic Forum's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for 2015),显示女性目前薪酬水平仅相当于十年前的男性收入。在全球145个经济体性别差距指数排名中,北欧国家持续领先。中国排名下滑四位至第91位。

\

    过去十年,世界各国在健康、教育、经济机会和政治四方面的总体性别差距仅缩小了4%,经济差距仅缩小了3%,特别是在“同工同酬”和“劳动力参与”两项上的差距,自2009年以来一直没有改善。报告称,这意味着要全面消除性别差距,还需118年。

    在教育指标方面,从全球来看,25个国家已完全消除了男女在教育上的差距,最大的进步反映在大学教育:已有近100个国家的女大学生人数占到在校生的多数。

    然而,在报告连续十年评估的国家中,有22%的国家在男女教育差距上不降反升。同时,研究也没有发现受教育女性人数增长与女性通过技能和领导岗位提升收入之间的明显关联:尽管97个国家的女大学生占在校生多数,但只有68国有多于男性的女性从事技能型工作,而仅4国拥有更多女性领导者。

    政治赋权指标的差距最大,进步也最大:它已从2006年的14%提高了9个百分点,达到23%。目前全球只有2个国家在议会中实现了男女平等,还有4个国家在部级领导层上实现了男女平等。

    时至今日,尚没有一国彻底消除了性别差距,不过北欧国家依然是世界上性别最平等的国家。从2014与2015年排名对比来看,稳登前四位的国家依然是冰岛(第1位)、挪威(第2位)、芬兰(第3位)和瑞典(第4位)。

    《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于2006年首次发布,该报告对109个国家进行了持续的评估,其过去十年的数据揭示了这些国家自身的变化规律,以及与其它国家的相对变化。拉丁美洲是绝对进步最大的地区,随后依次为亚太地区、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欧洲和中亚地区、中东和北非地区,以及北美地区。但是,如果与十年前的分数相比,按照变化程度排名的结果会稍有不同:中东和北非地区排在第三位,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排在第四位,而欧洲和中亚地区则排在第五位。

    自2006年以来,各个国家自身变化的方向总体而言是积极的,但是也有国家例外。在报告连续十年评估的109个国家中,103个国家缩小了性别差距,另6个国家的性别差距则有所恶化。这6个国家分别为亚洲的斯里兰卡,非洲的马里,欧洲的克罗地亚和斯洛伐克,中东的伊斯兰国家约旦和伊朗。美洲地区则没有任何国家出现性别差距扩大的情况。

    今年最火的探讨种族不平等作品《在世界与我之间》获美国国家图书奖

 

\
 
    塔-奈西希·科特斯

    本周,塔-奈西希·科特斯(Ta-Nehisi Coates)的《在世界与我之间》(Between the World and Me)获得国家图书奖非虚构类大奖。据《纽约时报》报道,这是一部真诚直率的作品,探索作者身为黑人在美国的经历。今年夏天它出版之时,正值整个国家都在讨论种族关系与种族不平等话题的时机,自六月出版以来备受好评,8月更是一举登上了《纽约时报》畅销书榜的冠军宝座,受到了全球读者的广泛关注。

    科特斯是《大西洋月刊》的记者,这本书以他给儿子的信的形式写成。他把这个奖献给自己大学时期的友人普林斯·琼斯(Prince Jones),琼斯被警察误认为犯罪分子,遭到射杀。“我是个生活在美国的黑人。我不能惩罚那个警察;《在世界与我之间》就是这样开始构思的,我不能保证我儿子的安全。我没有那个力量。但我有力量说出,‘你不能让我加入这个谎言,你不能把我算在内。’”

    科斯特曾在2013年获得希尔曼最佳新闻分析奖,2014年获得乔治·波尔卡新闻奖和美国国家杂志最佳评论奖,2015年获得哈里特·比彻·斯托奖(以《汤姆叔叔的小屋》作者斯托夫人命名,为全球种族研究的最高奖项)。今年夏天,奥巴马总统在马撒葡萄园岛度假列出的书单里就包括这本,当时有人评论:“这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在世界与我之间》,其作者经常撰文批评奥巴马解决种族问题的方式,尤其还联系到最近发生的警察暴力执法的案件。”

    国家图书奖于1950年创立,曾经颁发给这个国家最著名的作家,包括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索尔·贝娄(Saul Bellow)和弗兰纳里·奥康纳( Flannery O’Connor)。该奖项由国家图书基金会主办,评奖范围包括任何美国作家从2014年12月1日至2015年11月30日出版的图书。

    此次引人注目的获奖者除了科斯特,还有著名小说家唐·德里罗(Don DeLillo),他的作品如同古怪的预言,探索技术、监视与恐怖主义,他因其“多样的作品,审视了现当代美国文化中的风俗”而被授予杰出贡献勋章。德里罗曾于1985年因小说《白噪音》(White Noise)获得国家图书奖,他以寡言少语闻名,极少接受采访或谈起自己的作品。明年五月他将出版新的小说《零K》(Zero K)。

    恐怖主义正在使世界变成一个全球性“老大哥”?


\

    安全监控措施的采用正在日渐侵蚀我们的隐私生活。

    监控摄像头、生物特征识别卡、互联网监控和无人机等应用将我们的生活时刻置于被监控和怀疑的氛围中,而最大的敌人正是我们自己。西班牙《趣味》月刊近日发文探讨了这一问题。

    报道称,2012年伦敦奥运会,1.35万名士兵被部署到城市的各个角落,人数甚至超过了当时阿富汗战场上英军的人数。但这只是冰山一角,很多人估计当时参加安保的士兵人数接近5万人。安全预算翻了一番,一艘航空母舰停靠在泰晤士河中,连地对空导弹都严阵以待。新扫描网络、生物特征识别卡和面部识别系统都安装就绪,警方也加强了巡逻和布控。还有无人机在奥运村周边实施监控。奥运会结束后,这些系统依然在使用。

    伦敦成为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城市规划和社会学教授斯蒂芬·格雷厄姆所说的“新军事城市规划”现象的样本:诞生于战争中的战场保护技术正在向西方大都市的反恐防暴领域转型。格雷厄姆在其《监控下的城市》一书中表示,跟踪和定位等军事化的手段正在日渐渗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据报道,在西班牙,数据保护局登记的个人数据资料已超过22万份,而2011年只有10万余份,1994年时仅为23份。无论如何,我们仅仅是浩瀚海洋当中的一滴水:美国信息服务公司表示,全世界已经安装了2.45亿个监控摄像头,而且这个数字以每年15%的幅度增加。

    如此热衷于自我保护到底是为了什么?恐怖主义是最大的威胁。比利时学者阿尔芒·马特拉特和瑞士学者安德烈亚斯·维塔利斯在他们的《从奥威尔到网络控制》一书中表示,“这是一场趋于国际化的战争,最终会控制全世界的安全政策,西方国家将成为排头兵”。

    公民可以借助法律来保护自己的隐私,但是如何执行这些法律呢?西班牙数据保护局表示,私人环境中的监控摄像头必须避免拍摄下公共道路的图像,必须有警示标志告知他人设备的存在,所记录的画面必须在最长1个月时间内销毁。

    通过大规模的监听,各国政府可以实施各种政治或工业间谍行为,并获取到非常有价值的有利于指导行动的情报。而在这种情况下,对于民主游戏的操控则是依国家不同而有所差别。

    在恐惧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利益交易。全球安全市场掌握着巨额资金,而且未来几年都会是如此。不管是监控摄像头,还是家用警报系统,以及电脑及智能手机需要使用的反病毒软件,都意味着巨大的金钱利益。市场研究公司美国弗里多尼亚集团最近发布的报告称,到2018年全球对安全设备的需求将会达到2180亿美元,每年以6.8%的幅度增长。

    报道称,威胁是存在的,但是这难道就可以成为如此密集的监控的理由吗?特赫里纳认为,如果安全监控措施的采用正在日渐侵蚀我们的隐私权的话,最终我们都会变成水晶人,既透明又脆弱的水晶人。在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著名公知朱迪斯·巴特勒也担忧:警察军事化、过度的国家安全导向预示着对自由的另一个版本的威胁。怎样平衡安全和自由,讨论还将持续。



(作者 季寺)

|责任编辑:安之若素

本文链接: http://www.fy169.net/html/2015/yingzhoufu_1124/54262.html

继续查看有关: 全球 | 男女平等 | 差距 | 的文章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阜阳在线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也可以分享到: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