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在线 关注阜阳在线!

婚礼背后的账簿 ——兰溪农村婚嫁成本调查

时间:2016-02-16 15:15:25 来源: 金华新闻网 收藏

    在兰溪农村,赶在正月里结婚的年轻人不少。这个时候,离乡在外打工的村民大都回村过年,在外工作的亲朋好友也都趁春节放假回乡与亲友团聚,这是农村一年当中最喜庆、热闹的时节,准备成家的青年男女在正月里选择良辰吉日喜结连理,来个双喜临门。今年春节记者回乡下过年,年前就接到请柬,正月初六,一亲戚的儿子娶亲。   

    现在,农村结个婚到底要花多少钱?今年春节走亲访友时,记者特意对农村婚嫁成本作了一番调查。 

    彩礼普遍十万起步   

    正月初四,记者来到这位亲戚家中拜年,虽说喜事临近,但女主人脸上没有多少喜气,反而有忧戚之色。   

    这位亲戚身体不好,经济收入主要依靠他妻子和儿子。他一年花费药费不少,近年农村有了医保,医疗负担相对减轻。三年前,眼看儿子到了农村该娶妻的年龄,一家人倾其所有,造了一幢新房。去年儿子经人介绍,认识了个女友,两人交往顺利,双方选定日子结婚。   

    按照现在的农村婚俗,女方上门到男方“看人家”,男方给女方送聘礼定亲、结婚当天摆酒席宴请亲朋好友,这些环节是少不了的。    

    “女方七大姑八大姨上门‘看人家’,我们包红包花了两万多元,定亲那天送聘礼定金8.8万元,虽说没有买汽车,家电和金器算起来也要三四万元,没个十来万元结不了婚。”女主人说,因为三年前刚造了新房,家中没有多少积蓄,为了给儿子筹办婚礼,只能借钱。     

    农村婚嫁,男方支出较大,其中最大的两笔支出:一是造新房,二是定亲聘金。女方到男方“看人家”,最主要的是看住房。农村盖一幢楼,光外壳至少得二三十万元,房屋装修现在跟城市也没有什么两样,装修不花个十来万元拿不下。   

    “聘金八万十万的,还算省钱的。”表叔的儿子去年年底结的婚,表叔告诉我,女方收了聘金,有的人家用于置办嫁妆,或者“铺箱底”还给男方,但场面上这笔钱是必须给的。此外,“看人家”见面礼,见面红包,买“三金”(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结婚雇车队,宴请亲朋,结个婚花个10多万元稀松平常,对于经济收入不高的家庭来说,确实是有压力。   

    兰溪市统计局统计,2015年,兰溪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30元,较上年增长10.2%。记者春节期间走亲访友过程中了解到,虽然兰溪农民人均收入有了较大增长,但农村婚嫁彩礼近年来一路看涨,不少人不堪重负。有的村民自身家境不好,为了顾面子,也只好随“行情”入市,由此造成的恶性循环,导致彩礼价格不断抬高,农民负担加重,有的家庭甚至债台高筑。 

    婚宴酒席每桌千元   

    正月初六,记者去亲戚家喝喜酒,10多桌酒席,每张桌盘子叠着盘子。   

    “一桌酒席上8个冷盘,16个热菜,鸡鸭鱼肉一样不能少。”酒席上,同桌的堂大伯说,全鸡、全鸭、蹄膀等动了没几筷子,很少有人打包带回家,让他感到有些心疼。   

    “农村摆酒席,讲究的还是体面,即便菜吃不完,也得上够盘数,不能让客人说闲话。”婚宴大厨说,冷盘加上热菜,一桌酒席普遍20多道,比起城里宾馆,菜肴装盘装得更扎实,规格也丝毫不掉档次。   

    农村婚宴服务已是“一条龙”,既有专门烧菜的厨师,锅碗瓢盆厨师随带,也有专门提供桌凳的人,只要付钱,还包现场搬运。据介绍,婚宴的规格一般有两种,一种是办婚宴人家自己备食材,酒席每桌七八百元,算上烟酒,一桌费用上千元;另一种是连买菜这道活也包给厨师,每桌酒席不算烟酒钱,光菜价就要上千元。我这户亲戚为了操办儿子婚礼,家里多年积蓄已经花得差不多,办婚宴能省则省,婚宴所需鱼肉蔬菜等,全部自己去菜市场一手采购,一桌酒席光菜价成本也要700多元,酒席上每桌一瓶白酒、一瓶葡萄酒,四包高档香烟,算起来一桌婚宴费用已经超出千元。结婚当天中午,女方在家中备下6桌出嫁酒席,酒席按每桌1000元价格计算,6000元“酒水钱”之前已由男方付给女方。   

    请来厨师,支起大灶,摆上桌凳,设宴招待客人,办婚宴人家现在确实省心省事,但农村奢侈婚宴费用支出还是让普通家庭备感压力。记者了解到,农村婚宴酒席桌数,少的八九桌十来桌,多的二三十桌,按照每桌千元计算,婚宴费用也是一笔不小数字,上面提到的我亲戚家16桌婚宴酒席,费用支出就需要1.6万元。虽说赴宴的客人都会包红包,但这个人情迟早还是要还的。

    据兰溪市统计局城市调查队对该市154户农村样本住户调查显示,这些住户去年婚丧嫁娶礼金所得人均141.6元,婚丧嫁娶礼金支出人均779.57元。   车子房子成为“高配”     近年兰溪农村,女儿出嫁,轿车也成了嫁妆,汽车和房子成为部分人家婚礼的高档配置。   

    我姨父家去年娶了孙媳妇,正月初三,姨父的孙子(我的表侄)到我家拜年,小伙子开着一辆马自达牌汽车。表侄告诉我:“这是结婚时丈母娘家当作嫁妆嫁过来的。”   

    姨父就表哥一个儿子,表哥家只有表侄这一个孩子。姨父一家都在附近的纺织企业上班,上了年纪的姨父在一家企业看门,一家人月收入过万元,家底殷实。表侄结婚,婚前在兰溪城里买了婚房,还给女方一大笔聘金,其中包括买车的费用。姨父家几年前造了幢新房,偌大的房子,平时就姨父姨妈表哥表嫂四个人居住,表侄小两口住兰溪城里。   

    “现在有点钱的,要么在城里买房,要么在集镇上买房,住在村子里的年轻人少了。”姨父说,春节这些天村里确实热闹,等过完年,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村上就剩老人。所以,兰溪农村不少人家选择正月办喜事。   

    房子和车子成为农村婚礼高档配置,房子装修后,家电和家具都置办齐全,加上金器什么的携带也方便。记者了解到,现在农村迎亲场面变了,已看不到抬嫁妆的迎亲队伍,看到的都是车子里装着铺盖的迎亲车队。   

    盖新房或买房,加上房屋装修,买车,购置家电、家具和金器,高昂的婚嫁成本成了农村青年谈婚论嫁难以逾越的障碍。由于不堪承受高额结婚费用支出,有的农村青年男子选择来自边远地区的女子作为结婚对象。在记者老家所在的村里,就有好几户人家娶了贵州女子。   

    据兰溪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统计,去年兰溪市共有5628对青年结婚,其中4436对是农村青年,嫁到兰溪的“外来妹”有1964人。金华市民政局社会事务处2013年底统计数字显示,当年金华全市有46个越南新娘,兰溪就占了10多个。 

    感情比金钱更重要   

    维系婚姻的纽带是感情。乡村爱情受市场经济冲击,如今已经不再像过去年代那么简单。     “别说彩礼、嫁妆,连酒席也没摆一桌,办了登记手续,领了证就嫁过来了。”提起过去年代的农村婚礼,这是记者亲友中不少年长母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农村婚礼相当简单,新人拍一张黑白结婚照都是稀罕事,那个年代买烟酒什么的需要凭票,陪嫁的礼物中主要还是几床被褥,木制的脚桶、马桶,以及搪瓷脸盆、热水瓶、毛巾等,收到价值10元贺礼算是“大礼”了。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和收音机等所谓的“三转一响”,渐渐成为农村嫁妆的“硬通货”,结婚操办酒席也比较常见。   

    上世纪90年代后,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空调等家用电器,甚至摩托车,成了部分富裕农村家庭的新嫁妆,婚礼酒席规模也越办越大。   

    进入21世纪后,除了家用电器,金银首饰,汽车和房子也列入陪嫁清单,农村婚礼奢侈之风渐盛。   

    记者了解到,邻近村有户人家嫁女儿,女方向男方要了三四十万元彩礼,女儿出嫁还回男方大半“铺箱钱”,女方家买了一辆汽车自用。   

    农村婚嫁过度消费之风渐起,究其原因,一是近年来农民收入稳步提高,腰包渐渐鼓了起来,这成为农村婚嫁投入加大的经济基础;其次,是出自攀比、讲排场之风过重。你家结婚买高档家电,我家也不能落后;你家为结婚盖新房,我家也要造个二层或者三层的小洋房,给女方彩礼不能比别人家少,办婚宴的标准不能比别人家差,少了、差了丢面子丢人……另外,部分村民重农轻女思想作怪,认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嫁出去就是婆家人了,女儿养大不容易,总要有所回报,所以索要彩礼、不多要点彩礼划不来。”更有甚者女方自身家境不好,父母把女儿当成了摇钱树,彩礼漫天要价。   

    记者在与部分农村青年交谈中,他们大都表示,婚姻是人生大事,不能将婚姻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婚礼要根据经济承受能力来安排,减少不必要的开支。他们希望有人能够为改变现状“做出榜样”,刹住彩礼攀比之风。  

|责任编辑:白开水

本文链接:

继续查看有关: 兰溪 | 账簿 | 婚嫁 | 的文章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阜阳在线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也可以分享到: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