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在线 关注阜阳在线!

博鳌会:解读周小川与G20担忧的那些事

时间:2016-03-26 08:12:20 来源:腾讯财经 收藏

    周小川的这次亮相,讲述了他对诸多全球性问题的担忧,而这些问题,也将成为今年G20峰会的重要议题。

    3月24日,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出席博鳌论坛,参与“转型中的G20:全球愿景,中国方案”这一分论坛的讨论。周小川指出,G20峰会将于2016年9月在杭州举行,目前会议的议题可能会包括全球形势分析、各国的政策协调配合、SDR如何进一步发挥作用等。

    他认为,应该通过逐步的探索,提高SDR(特别提款权)的威信、提高它的使用量,帮助各国更好地管理风险,增强各国合作的有效性。

    同时,通过G20峰会的讨论,各国在应对汇率市场波动和资本流动等问题时,能够协同合作。

    人民币入SDR是全球需求

    2015年,12月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正式宣布,人民币将于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

    周小川指出,人民币加入SDR,不是中国的计划或要求,而是全球的需求。在次贷危机首先在美国爆发以后,美元开始大幅波动。所以大家试图寻找更稳定的金融格局。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一方面中国的贸易和投资伙伴非常多元化,另外中国周边的国家,在整个金融危机过程中,有贸易支付方面的困难,这一困境和所谓的储备货币或者说主流货币有关、和币值有关、和流动性也有关。亚洲周边的国家之间,出台了很多相互支持的方案,诸如货币互换、相互融资等。

    “融资和货币互换的过程中,大家自然会想到,美元也不是那么稳定,干嘛非要用它呢?还是可以用更多元化的东西。”周小川指出,这些国家考虑到SDR本身是多种货币的篮子,而且是由IMF掌控,IMF一直把这个问题当做一个比较重要话题。今年,SDR如何进一步发挥作用,将放在G20讨论。

    据周小川回忆,2011年法国主办G20峰会的时候,对SDR如何发挥作用是话题非常感兴趣,那时候时任法国总统的萨克奇来到南京,主办了一次国际货币体系的研讨会。2011年最终开G20峰会讨论的时候,被希腊问题冲击,希腊变成焦点。

    周小川认为,当时关于SDR的议题,讨论得不太充分,今年将进一步进行讨论。也就是今年3月底,在巴黎再开一次国际货币体系的会议。国际货币体系里面最主要的内容就是SDR。从中国人民银行的角度来看,可能更会逐步提高SDR的威信、提高它的使用量,对于风险的管理,相互之间合作的有效性,以及将来在各种报表中使用的时候,它的客观性、波动性都会比过去的体系会做得更好。这是一个逐渐探索的过程。

    金融改革将成为G20重要议题

    在博鳌论坛上,周小川还介绍了G20会议的其他重要议题。

    他表示,今年G20会议的准备和往年一样,首先“财经口”要讨论全球经济形势,也包括个别国家投资的情况。讨论经济形势非常必要,尽管这个讨论不一定要得出什么重要的决议,但是形势判断是其他所有对策的一个基础。

    他指出,近来,全球经济形势不平稳,有时候会出现很重大的问题,甚至能够左右原来议定好的财经议题。“希腊债务危机发生的时候,正好赶到2011年G20加纳峰会召开的前期,所以那个会议整个的聚焦点,转移到希腊问题。这种情况还是有可能发生的。”此外,这次G20峰会还会强调结构性政策的设计和使用。

    国际金融体系IFA历来是G20关注的问题。首先在危机发生的时候,大家都希望国际货币基金动员更多的资源,也就是说,出现危机以后,如果需要救助,大家要筹钱,应该用什么机制、什么方式来收集这些资源,资源不光是钱,更主要的是国际金融组织以什么样的架构,能够更好地预警,出了问题能更好地解决,能更好地反映世界经济结构的变化。比如新兴市场权重的变化等等。

    金融改革同样是G20长期关注的议题,主要是由金融稳定理事会来归纳,向大会做汇报。G20组建是为了应对危机,有危机就需要改革,这些年陆陆续续有很多重要的金融改革,其中包括关于银行体系改革的巴塞尔iii协议。这次也会讨论金融改革,会重点强调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和继续讨论处理“大而不能倒”的金融机构的议题。

    普惠金融也是今年G20的议题之一,普惠金融强调如何更好地为发展中国家、为贫困群体、为大众、为中小企业做好金融服务,为此也专门成立了工作组。

    绿色金融在今年也被纳入G20地讨论范围。在全球气候变暖的情况下,在环境受损的情况下,金融活动要明确支持“绿色发展”的活动,使用新兴工具包括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等等。

    和前两届一样,G20还会讨论税收问题,因为财政政策的顺利施行,还需要动员更多的税收。“前两年有一个题目叫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这种现象使得国家财政收入状况发生恶化,从而也会减弱财政政策的能力。”为防止这一情况,这一议题也将G20讨论。

    周小川指出,每次峰会之后,一部分经济议题和改革议题,会形成大会批准或者大会同意的文件,一般会开出一个单子,这是表明G20国家经过首脑批准,要达成共识的内容。

    各国将参考G20沟通结果制定政策

    在G20会议达成共识后,决议地执行和各国政策的协调,显得尤为重要。

    周小川表示,G20是应对危机的产物,1999年开始,第一次会是为了应对亚洲金融风波及其蔓延,2008年升级为峰会,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所谓应对危机,首先是商讨危机解决方案,用什么办法克服危机,用什么办法能够带动复苏。复苏以后,商讨如何保持更强劲、可持续、更加平衡地增长。这里面包括宏观政策地协调。

    首先,从需求方面来看,危机一般会导致全球信心下降,总需求疲软,因此,投资和消费不景气。总需求政策方面的协调是一个重点任务,因此会重视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作用。

    在货币政策上,有些国家实行了QE(数量宽松),而且可以从第一期,做到第二期,再到第三期。有的国家实行了QQE,就是数量和质量双宽松,甚至从最近两年开始,还有一些国家实行负利率。因此,G20财经口会讨论,在经济协调上评审数量宽松政策的效果如何,数量宽松政策退出的时候,应该怎么做,会不会产生溢出效应。同时大家会讨论,负利率政策影响多大。总之会通过讨论大家关注的问题,来增强协调。

    “普遍有一种声音说,货币政策很重要,但是也不能过度依赖货币政策,还要发挥好财政政策的作用。”周小川指出,财政政策在近期可能发挥的作用会更加重要,但是各个国家财政政策的空间不一样,所以大家也会有争议,就要讨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赤字率是多少、总债务率是多少等等),有空间更多地应用财政政策。财政政策除了支出方面,也是有收入方面,能收的税还是要收上来,才有空间来实行这些政策。

    周小川指出,今年G20峰会的讨论中,大家更加关注结构性政策,结构性政策这一提法地意思是,有一些经济体的结构性矛盾比较重,光依靠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还不能解决问题,必须针对结构性的弱点进行改革。尽管时间要花得长一些,但是这些政策会真正地解决问题。

    在全球金融市场 出现波动的情况下,全球也关心各国政策协调的问题,涉及汇率和资本流动。

    周小川认为,首先,这一轮汇率的争议和大宗商品降价有关系,特别是石油价格大幅下降以后,导致一些产油国收支平衡受到很大影响,汇率率先发生比较大的变化。

    也随着金融市场出现风波,需要加强在汇率方面的沟通和协调,各国都不赞成采用竞争性贬值的办法来解决问题,不能靠过度汇率贬值来刺激出口。

    跟汇率、宏观政策关联在一起是资本流动,最近一段的资本流动对新兴市场国家不太有利,这些都是需要G20协调讨论的问题。

    周小川称,这种协调讨论不一定会达成一致性文件,但经过沟通以后,各国的宏观政策制定和执行方面,实际上会参考各国共同讨论的结果,使得政策更加协调。

|责任编辑:rainy

本文链接: http://www.fy169.net/html/2016/licai_0326/56894.html

继续查看有关: 周小川 | 博鳌 | 的文章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阜阳在线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也可以分享到: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