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在线 关注阜阳在线!

对话周延礼:保险这个问题最让我牵挂

时间:2016-11-22 08:41:00 来源:腾讯 收藏

    11月20日,北京迎来初雪。当天下午,在清华五道口金融家大讲堂(保险专场)发表“保险业供给侧改革”的演讲后,保监会原副主席周延礼接受了腾讯财经的专访。

    周延礼拥有35年保险经营与18年保险监管的丰富经验。一路走来,他见证了中国保险业从仅仅一颗独苗到枝繁叶茂百花齐放,保费收入从区区几亿元到几万亿元的转变。但在保险业迅猛发展、保费总规模即将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的当下,他并未就成绩大谈特谈,而是坦言最牵挂的是“保险保障水平不高”的问题。

    这也是保险业近年来迅猛发展背后,凸显出的新问题。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多个场合一再强调“保险姓保”,即保险产品要回归保障本源,保险公司要服务实体、服务消费者。

    近年来,随着保险业监管红利的持续释放,各路资本纷至沓来,竞逐保险牌照。另一厢,一些成立不久的中小险企,在负债端利用万能险等高现价产品迅速做大规模,在投资端纵横捭阖频频举牌上市公司,这其中以“万宝之争”最为知名,引来市场诸多关注。

    保险牌照热潮背后原因几何?中小险企如何摆脱路径依赖?万能险背后风险如何控制?保险怎样回归保障本源?围绕着“保险姓保”这一关键命题,在与腾讯财经的对话当中,周延礼一一回应了前述问题。

    谈保险牌照热潮

    周延礼给出的权威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内已拥有207家保险法人机构,其中集团(控股)公司11家,产险公司79家,寿险公司77家,再保险公司9家,资产管理公司21家,专业性保险公司19家(包括农业保险公司5家、健康保险公司5家、养老保险公司6家、汽车保险公司2家、责任保险公司1家),农村保险互助社10家,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4家,自保公司2家,以及相互保险组织3家。

    保险业的增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迅猛过。从保险法人机构数量上,亦能看出这一趋势。截止到2008年,保险法人机构数量才刚刚过百,为115家,8年时间过去,这个数字几乎翻了一倍。

    可以预见的是,这一数字还将持续增加。根据保监会项俊波在2016年两会时透露的数据,目前排队申请牌照的有接近200家。

    在周延礼看来,资本竞逐保险牌照的背后,是保险业快速发展所带来的吸引力所致。

    “今年一到三季度,保险业(保费收入)增长了32%,按照这样的速度,到今年年底,保费超过3万亿、总资产超过16万亿应该是差不多的。另外,中国市场总规模超过日本,进入世界第二大保险市场。”周延礼列举这些数据并解析道,保险业的快速发展,能够为资本带来更大的保值和增值,这是吸引了诸多资本聚集和进入的根本原因。

    另外一方面,中国保险业还存在着巨大的潜在发展空间。“从保险深度来看,中国保险业占据GDP的比重还很低,只有3%左右,发达国家都在6%以上。”除去保险深度,周延礼还例举了保险密度的数据:“(中国)人均保费只有280元,全球平均在600多元。”与世界平均水平之间的差距,也意味着其中蕴含着相应的机遇和发展空间,而资本竞逐保险业,也正是看重了保险业的广阔潜力。

    在周延礼看来,正在转型中的保险业,带来相应的发展机会,是吸引资本聚集的第三个原因。腾讯财经注意到,自2014年保险业“新国十条”发布以后,制度的红利不断释放,人身险与商车险费改收官、险资限制逐步放开、偿二代正式运行等,均为保险业注入制度活力。

    不过,资本蜂拥而入追逐保险牌照,也为监管带来新的难题。保险从根本上来讲是与管控风险的行业,但一些追逐牌照的资本方,并未清醒认识这一点,而是看中保险牌照背后凸显的资金运用价值。

    在保险业快速发展的当下,如何实现保险机构有价值的增长?对此,周延礼解答称,从监管政策来看,“不管是哪一路资本过来,都应该表示欢迎。”

    “不过”,周延礼话锋一转,“资本在进来前要了解这个行业是干什么的,比如说保险是要提供保障的,拿出的资本是风险资本,是要承担风险的。”

    周延礼强调,进入保险业的资本,一定要围绕基本风险点来做文章,开展资本的运作。他劝告各路资本,必须真正认清楚了这一点,再来进入保险业。

    与周延礼的“语重心长”相对应的是,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在此前的表态更为强硬。项俊波指出,“要让那些真正想做保险的人来做保险,决不能让公司成为大股东的融资平台和‘提款机’。”

    谈万能险是与非

    近年来,一些成立不久的中小险企,在承保端迅速做大规模,实现对老牌险企的追赶甚至超越。但这一发展路径,由于多为高现金价值产品,引起业内诸多争议。这其中,又以万能险最有代表性。

    40多年前诞生于美国的万能险,英文名为universal life insurance,产品被划分成保障与投资两种功能,两者之间的比例根据产品设计而呈现出差异。2000年,这一产品形态被引入中国。

    周延礼告诉腾讯财经,万能险这一产品,集保障与理财于一身,但是在操作过程中,保障所占比例的高与低,可以折射出设计者的思路。如果保障部分设置比例过低,在周延礼看来,几乎可以视为理财产品,而非保险产品。

    这也是万能险在近几年中大放异彩、又颇具争议的地方。一些险企将该产品保障比例做低,许以高收益率以及缩短可退保时间,并借助以银行保险渠道进行售卖,藉此实现保费收入狂飙突进,追赶甚至超越诸多老牌险企。

    在周延礼看来,万能险在国外属于较成熟的产品,被引入中国后,如何适应中国市场的需求,特别是中国消费者的需求——这是从业者要考虑的问题。

    他指出,中国消费者投资欲望较强,但应该加强教育。监管层、保险企业以及媒体应该教育投资者,购买保险首要在于提高保障的水平,不能只追求高回报、短期回报。

    “要强调保险的长效应“,周延礼说道,“要长期的效益,不要短期的效益,短效益不是保险追逐的目标,因为买保险一保障就是10年、20年,这是个长效益,所以要强调这样一个观点。”

    而对于保险产品设计者来说,周延礼认为需要根据保险客户的需求,进行量身定做,而不能向不同客户都出售低保障、高收益率的产品。

    “比如一个人资金量比较大,保障比较充分,那购买这样的产品进行投资,何乐不为呢?但是,如果(一个人)没有这种保障水平,还要把把自己放到这个产品当中,保险公司就要考虑了,他适不适合这种产品?”

    如何进行量身定做?周延礼表示,保险公司在提供服务时,应该根据消费者个人的资产状况、收入情况、个人特点,以及年龄状况进行区分,进而提供细分的服务和产品。

    “(保险业)面临的很重要问题,就是粗放发展的问题。”周延礼表示,粗放表现在保险公司不细化服务、不细分市场、不细分群体等,归根结底是管理能力和管理水平的问题。

    谈中小险企困境

    针对以万能险为代表的中短存续期产品,保监会从2016年以来连续发文,收紧监管缰绳,并试图引导一些中小险企摆脱路径依赖,从单纯追求保费规模到重视产品结构质量。

    这些新政,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着周延礼所说的粗放发展的问题。

    2016年3月18日,保监会下发《关于规范中短存续期产品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存续期限不满1年的中短存续期产品应立即停售,存续期限在1年以上且不满3年的中短存续期产品销售规模在3年内按照总体限额的90%、70%、50%逐年缩减,3年后控制在总体限额的50%以内,强化对资产负债错配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的管控。

    2016年9月6日,保监会再发两文,《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完善人身保险精算制度有关事项的通知》、《中国保监会关于强化人身保险产品监管工作的通知》,从产品精算、预定利率、销售占比等多个方面,对以万能险为代表的中短存续期产品,进行限制。

    面临不断升级的监管,近年来依靠中短存续期产品和银保渠道来冲保费规模,试图弯道超车的中小险企,承受着调整产品结构的巨大转型压力。

    彼时,有业内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一些中小险企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借助该类型产品在市场中取得一席之地,甚至成功实现弯道超车。但在新规要求之下,保费回落,市场继续被老牌险企占据大头,论渠道和产品丰富度,中小险企无力与它们比拼。因此,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中小型险企目前的生存困境。

    不过,对于这一说法,周延礼并不认同。他表示,保险公司是经营风险的,要保障经济社会的不确定性的问题,因此不能自我制造一些不确定性。

    他进一步总结道,“这就是做企业家和做保险家的区别。”他以盖楼房为例,表示做保险需要调整好心态,一步步打好基础。“就像盖大楼一样,一块一块砖盖起来,先挖地基,打好地基,然后露出地面,一点一点往上走,起来的这个楼可能是百年工程。”

    对于弯道超车的做法,周延礼更是直指其风险:“不要寄希望于弯道超车,超不好就撞上前面的车了,撞在马路边,撞在树上,车毁人亡。”

    当日,周延礼是在清华五道口金融家大讲堂(保险专场)上发表演讲后,接受腾讯财经专访的。活动中,来自监管部门、行业机构和保险业界的嘉宾云集现场,共同探讨全球化背景下中国保险行业的规范及创新发展问题,同时见证了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揭牌成立仪式。

|责任编辑:rainy

本文链接:

继续查看有关: 问题 | 的文章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阜阳在线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也可以分享到: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