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在线 关注阜阳在线!

欲哭无泪 欠款遥遥无期晒“老赖”劣迹反遭骂

时间:2016-04-13 12:14:58 来源:阜阳在线 收藏

    阜阳人王峰(化名)做梦也想不到,欠他20万元巨款多年的“老赖”,竟然是他朋友圈内曾经的好朋友单某伟(化名)。虽然拿着胜诉的终审判决书,他也仍然要不到一分钱的欠款。

    近日,情急之下的王峰,把胜诉的判决书等发布到网上,欲给“老赖”亮亮相,却没想到遭到网民“霸天虎”、“志在天下”、“靖瑶”、“孤独感”等的辱骂,涉嫌人身攻击。对此,王峰已向公安部门报案,并欲诉诸法律讨回公道。

    轻信老乡口头承诺,借出40万元未有利息和抵押

    在2008年左右,王峰出差到北京办事,在朋友的聚餐中认识了在北京开公司的阜南县王堰镇人单某伟。因为两人都认为是“阜阳的老乡”,且老家相距不过十多里远,两人认识之后,相互联系也就多了起来。2010年之后,王峰跳槽到北京工作,于是两人的相互应酬便密切起来。

    2012年2月,单某伟主动找到王峰,表示自己开的广告公司需要扩大经营,开辟新的业务,将要去韩国考察一个生产不锈钢晾衣架的项目,急需借40万元钱购买有关机器设备。

    “哥,我急着用钱,你怕我还不起吗?咱们是乡里乡亲,你就算帮我一个大忙吧。”看到王峰无动于衷,当时的单某伟拍着胸脯说,他在北京有车、有房、有厂,如果需要还钱,他随时可以给。

    当时,王峰犹豫了一下,但并没有当场答应借钱,主要是因为他手中并没多少闲钱。但之后,单某伟又多次找机会到王峰办公室要求借钱,王峰搁不住情面,就答应借给单某伟40万元钱。

    2012年3月5日上午,王峰将15.5万元款项转至单某伟的账户上;当晚,又亲手把24.5万元现金交给单某伟。一周之后,单某伟出具一纸40万元的欠条。王峰既没有要任何利息,也没有抵押单某伟的任何东西,虽然双方没有约定利息,但是口头约定当王峰需要用巨款时,单某伟应立即还钱。

    欠款人“躲猫猫”,愁坏了借款人

    但是王峰没想到,这一借,就像刘备借荆州,慢慢进入了单某伟的圈套中。之后两年多的时间内,王峰曾几十次向单某伟要借款前,但是次次都无功而返。

    王峰说,可惜当时他还是没有警觉到,他已经碰上了欠钱不还的“老赖”。那时候,王峰安慰自己说,出现在生命里的每一个人都值得珍惜,包括因为讨账快翻脸的单某伟。

    2013年10月,王峰眼看着房价不停地上涨,便决定在阜阳购房,以便留给孩子将来结婚用。在跑了多趟之后,他在阜阳开发区看中了一家楼盘,便交了2万元的定金。之后,他去单某伟家催要还款,但是单某伟避而不见,其妻子李音(化名)也多次搪塞。

   “迟迟拿不齐购房款,我只好放弃购房了,所交的购房定金都被罚没了。”王峰后悔莫及地说,2013年冬他就彻底失望了,因为他虽然多次到单某伟的家中讨要,但终究是无获而归。

    2014年1月,王峰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单某伟一面。单某伟反复解释说,他在北京有二套房子,还有几台车子,怎么可能不还钱。但是王峰不再相信任何解释,撕破脸地吵了一通,最后单某伟答应很快还钱。

    据法院判决书,2014年1月26日,王峰终于收到了单某伟的妻子李音打来的一笔20万元款项。次日,在双方共同的朋友甄某的监督下,单某伟给王峰出具了欠余款20万元的书面欠条。单某伟在欠条上承诺,在2014年2月8日之前还清所欠王峰的20万元,“如果违约,本人(指单某伟)名下房产王峰可以任意处理”。

    但是约定还钱的期限过去了,单某伟并没有兑现诺言,也不再接王峰的电话。“后来,我多次到他家里找他,他妻子李音不是说丈夫在韩国做生意没回来,就是说他正在美国做生意,这是明显在骗人。”王峰说,有一次在单某伟的北京家的厕所里,竟然找到了单某伟,差点打起来。他当时就决定通过法院起诉解决问题。

    法院一审判“老赖”败诉,二审维持原判

    2014年11月,王峰在安徽省阜南县人民法院起诉单某伟,开庭前几日,单某伟提出他居住北京市通州区,不宜在阜南出庭应诉。之后,王峰在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再度起诉。

    通州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四次,单某伟仅出庭一次。庭审中,单某伟对于王峰向法庭提供的“2014年1月27日”手写欠条提出异议,认为欠条的内容是他本人所写,但是落款时间系原告王峰篡改的,要求鉴定。

    通州区人民法院接受了单某伟的要求并报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北京高院摇号认定由二家国家级司法鉴定中心鉴定,鉴定结果均为单某伟亲笔书写,未有任何改动。

    2015年8月16日,一审法院认定王峰提供的欠条原件真实、有效,判决单某伟偿还欠款20万余及其利息等。因不服一审判决,单某伟上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5年11月12日,法院终审判决为维持一审原判。2015年11月24日,终审判决生效。

    4月7日,在接受颍州晚报记者的电话采访中,单某伟对于他是否欠款20万元的问题表示否认,坚称王峰出具的欠条不是单某伟本人所写。

    对于记者提出的其他的涉案问题,单某伟表示谢绝回答,但称他已在今年2月上诉至高院。“等待再次开庭审理。”单某伟说。

    网上晾晒“老赖”劣迹,反遭一批网民辱骂

    但让王峰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胜诉的官司却遭遇了执行难。原来,当终审判决生效之后,法院强制执行时发现,单某伟于2009年之前在北京所购房产,已过户到李音的名下,且该房产目前正被李音的亲戚暂住。

    近日,通州区人民法院从阜南县民政局调出了单某伟与李音的婚姻关系证明。该证明显示:2016年2月29日,阜南县婚姻登记处出具书面通知书,明确单某伟与李音于2009年3月31日登记结婚,之后并无离婚婚姻证明。

    眼看被欠四年多的20万元巨款就要到手了,却又像煮熟的鸭子——飞了。情急之下,2016年3月30日,王峰将单某伟骗取借款的过程以及单某伟败诉的判决书等,发布到网上。王峰说,他这是给“老赖”亮亮相。

    却没成想,几天之后,网民“霸天虎”、“坐地炮”、“志在天下”、“靖瑶”、“孤独感”、“陈求实”等开始在网络上对王峰进行辱骂,涉嫌人身攻击。

    对此,王峰怀疑上述网民的行为系有人背后指使,遂于4月4日向阜阳市公安局颍州分局报案,且已委托律师欲通过法律手段解决网民涉嫌侵权的问题。“欠债的老赖终有一天难逃法网,网络谩骂者也应该被绳之以法。”王峰说,希望法律还给他一个公道的。

    截至发稿时,单某伟依然逍遥法外,已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失信黑名单”; 据悉,法院方面也正在调查单某伟和李音的财产问题。

|责任编辑:

本文链接:

继续查看有关: 老赖 | 劣迹 | 欠款 | 的文章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阜阳在线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也可以分享到: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