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在线 关注阜阳在线!

深圳:亿万富翁与打工仔零距离的世界

时间:2016-10-27 09:07:01 来源:腾讯 收藏

    “深圳水贝村每户拆迁赔偿2亿现金”虽已经被证实为假消息,但有深圳城中村通过旧改一夜暴富却是不争的事实。

    实际上,如果要按照“市值”给深圳的城中村排个名次,改造后总市值300亿元的“网红村”水贝村只能排在第十,不过即使如此也瞬间秒杀N多上市公司。

    据深圳都市频道下属微信号“深圳壹地产”粗略估算,深圳城中村市值前十名是:白石洲3000亿,蔡屋围1500亿,皇岗村1000亿,大冲村1000亿,岗厦800亿,民乐村600亿,怀德村500亿,南岭村500亿,上下沙450亿,水贝村300亿。

    看似普通人的老太太,可能身家上亿

    经舆论发酵之后,水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兴祥亲自出面“辟谣”:水贝村原有村集体和村民物业178栋,拆赔比1:1,村民均选择了回迁,没有现金补偿。

    据媒体报道,为了让造谣者付出应有的代价,水贝村村民还选择了——报警。

    虽然没有每户2亿元现金,但水贝村旧改后的总市值仍然十分惊人。有数据显示,目前水贝村城市更新单元用地面积53710平方米,计容积率建筑面积为427900平方米;而根据房屋中介网站数据,水贝周边二手房参考均价56943元/平,据此估算水贝村旧改后总市值近300亿元。

    而且,水贝村只是深圳城中村“造富神话”的冰山一角,成就这一切的便是旧改。

    深圳2009年出台的《城市更新办法》拉开了旧改的大幕。根据深圳房地产研究中心2015年的一项研究,“十三五”期间,深圳每年新增住宅用地预计仅有0.33平方公里,城市更新无疑成为了新房供应的主要土地来源。

    “加快旧改进程,增加住房供应”,成为遏制深圳高房价的共识之一,而拥有一栋甚至多栋自建房的深圳原住民则成为旧改的受益者。

    深圳市住建局的数据显示,深圳全市约有1700个城中村。其中白石洲、岗厦村、皇岗村、大冲村、上下沙、向西村、水贝村等城中村因为区位优势、规模较大等原因成为深圳的明星城中村。

    “在城中村的路边,看似普通人的老太太,可能是一位身家亿万的收租婆。”这是深圳城中村原住民的真实写照。据深圳壹地产的数据,在深圳2000万移民为主的人口中只有38万原住民,而不少原住民拥有一栋或两栋7层自建楼房,面积2000平米左右,按照目前深圳产权均价每平5万计算,深圳原住民身家过亿并不是稀奇事。

    深圳城中村已经被网络传得神乎其神,那么,生活在城中村究竟是种怎样的体验?记者对深圳较为著名的几个城中村进行了实地走访,还原城中村一天的生活日常。

    一边是“欧洲”,一边是“非洲”

    排名深圳城中村最“富”的当属白石洲。白石洲位于深圳华侨城片区,是深圳最大的城中村之一,拥有深圳市区最集中最大规模的农民房。数据显示,在白石洲0.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出租屋2477栋,囊括了15万人左右。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这里的农民房多为“握手楼”,两栋相邻楼的住户可以打开窗户握手,空间十分狭窄。由于基础设施不完善,狭小的过道里臭气哄哄,污水横流,不时有老鼠出没。

    不过,正是这样的环境包容了深圳的各种阶层,既有私企老板、白领,也有搬运工、清洁工等。从狭小的窗户望出去,可以看到不远处世界之窗、华侨城等深圳地标建筑。马路那边是高大上的华侨城、世界之窗的“欧洲”既视感,马路这边则是脏乱差的“非洲”气象。

    据悉,白石洲改造后总建筑面积达到550万平,按照近期二手房均价52882元/平米计算,旧改后的白石洲市值至少3000亿元。

    岗厦,深圳CBD内唯一的城中村,位于中心区的东南片区,是深圳中轴线的重要组成部分。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岗厦原住民中的亿万家族有20多个,而个人资产过亿的近10个。

    与白石洲类似,记者在岗厦村中走访时发现,岗厦村内街道一边是整齐干净的商业住宅,一派现代都市的景象,而另一边则是村民自建的“握手楼”,幽深脏乱的小巷子里有零落的垃圾散落。

    岗厦所在片区包括30万平米购物中心、6万平米酒店、14万平米公寓,如果按照附近某楼盘11万元/平米计算,岗厦村全部旧改后市值在800亿元。

    今年6月,记者曾报道,深圳大冲村某村民拥66套房仍“哭穷”,实际调查后发现,该村还存在坐拥上百套回迁房的家族。

    重回旧地,记者发现,这里仍张贴着“欢迎大冲新城业主回家”的大幅标语,原住民已经成功回迁。

    大冲旧改总建筑面积280万平米,村民旧改回迁面积110多万平方米,按照附近某楼盘均价9万/平方米计算,大冲旧改后市值至少1000亿元。

    与这些已经参与旧改的城中村相比,深圳还有很多没有旧改的村落,记者特走访了福田区的布尾村。记者通过墙上贴的招租启示发现,布尾村最小的单间可以租到600元每月,因此,这里居住着不少清洁工、搬运工、建筑工等,甚至也有刚毕业的大学生。

    不过,与低廉的房租对应的是相对恶劣的生活环境,与旁边高大整齐的万科楼盘相比,布尾村的自建房低矮破旧,小巷里甚至有乌黑色的积水,垃圾桶里的垃圾已经漫出来,从旁经过会听到垃圾堆里有老鼠吱吱叫。

    旧改:几家欢喜几家忧

    广州杨箕村的“千人宴”与深圳水贝村的“500桌宴席”,都反映了旧改后原住民的欢喜之情,旧改对于原住民无疑是一夜暴富的快捷之路。

    “旧改是必须的,一夜暴富是事实也是必然。”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记者表示,在城市发展过程中,过去的村落可能成为核心区,这种情况下土地价值提高了,自然会导致拥有土地的村民获得部分收益。这对城市来说有利于增加发展空间,对村民也可以增加收入。

    以白石洲为例,紧挨着的华侨城是深圳文化、娱乐中心,高端住宅聚集地,而白石洲则是低收入人口聚集地,为低收入群体和刚刚毕业进入腾讯、中兴的毕业生提供廉价住房。而旧改升级后,白石洲则将拥有多栋超高建筑,包括1座600米高楼、8座350米高楼,成为高端区域。

    记者在白石洲村中走访时了解到,租住在这里的外来务工人员并不认为旧改对自己是好事,虽然这里的房租每年都在涨,但是仍然算是住在关内,且离打工的地方近便,旧改后打工者只能租到关外较远但是房租便宜的地方。

    旧改无疑会提升深圳市民生活质量。美联物业全国研究中心经理何倩茹认为,旧城改造对于被改造的对象来说,改变的是居住环境和生活质量,肯定是好事。对于周边居民来讲,大环境的优化同样带来生活便利和居住幸福感的提升。

    何倩茹表示,对于城市本身而言,旧城改造可以促进城市更新换代,也有利于产业结构的提升,为未来发展奠定更好基础。

    “一夜暴富的说法,有些夸大事实。”何倩茹对记者表示,对于一些城中村来说,在旧改后原居民实际拥有的建筑面积并不一定增加,而且还切断了一些靠收租为生的村民的生计,即使能有一笔大额资金入账,但也是一次性的,有些村民看不到以后生活的方向,因此这也是一些城中村旧改难以推进的原因之一。

|责任编辑:rainy

本文链接:

继续查看有关: 打工仔 | 深圳 | 零距离 | 的文章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阜阳在线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也可以分享到:
回到顶部
descri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