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阳在线 关注阜阳在线!

证监会亮剑高送转 超高预案火速“瘦身”

时间:2017-04-15 09:41:37 来源:第一财经网 收藏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怒批“10送30”全世界罕见的话音刚落,此前提出此高送转预案的7家公司中有5家便火速调整预案,调整幅度最大的要数金利科技,由每10股转增30股降至每10股转增6股。此外还有4家原来拟“10转增20”的也进行了下调。

第一财经获悉,部分上市公司下调资本公积金转增比例是不想因“高调”而被抓典型,向监管思路看齐。“近年来,高送转开始不断攀升,如果不打击的话,就不只是‘10送30’了,没有最高,只有更高。”有资深业内人士表示。

“资本公积金的大比例转增其实是一个增资扩股的行为,如果动机不纯的话,就容易变成了股价操纵、内幕交易。”在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教授董登新看来,若难以核查出上市公司高送转背后的违法违规行为,可以采取其他定向的强化监管的威慑方法,监管层可以指定第三方机构对提出高送转预案的上市公司近3年财报进行重新审计,以看是否存在财务造假,从而起到声东击西、降温高送转氛围的作用。

随着监管层的持续严监管表态,如今高送转板块以及作为高送转主力的次新股板块的行情连续遭遇重挫。董登新表示,相信后市人气会大降,关键看证监会如何出手,且投资者也要自我觉醒,对上市公司高送转行为要用脚投票,以自我保护。

多家公司火速调整高送转预案

4月8日,刘士余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表示,“10送30”的高送转方案在全世界罕见,必须列入重点监管范围。

话音刚落,在“每10股转增30股”之列的凯龙股份便迅速做出反应,于4月10日晚间公告称,将原来的分红送股预案“每10股转增30股派现5元”变更为“每10股转增15股派息8元”。该公司给出的调整理由中,提到“高度重视监管部门的监管理念和监管导向”。

一天后的4月11日晚间,这一现象便集中爆发,原来在“每10股转增30股”阵营中的金利科技、合众思壮合力泰3家公司也均公告要调整高送转预案,其中金利科技调整为“每10股转增6股”;合众思壮在下调至“每10股转增20股”的基础上,增加了拟每10股派现1元(含税);合力泰在当日还进行了临时停牌,并在晚间披露新的预案为“每10股转增10股,每10股派息0.84元(含税)”。

同日,还有原来拟“每10股转增20股”的兴源环境北信源索菱股份3家公司也提出变更分红送转预案,其中,兴源环境和索菱股份均在原来的基础上对转增股数进行了调整,为“每10股转增10股”;北信源则是由原来的“每10股派息0.25元(含税),每10股转增20股”变更为“每10股派息0.4元(含税),每10股转增15股”。

从上述7家公司分红送转预案的调整情况来看,金利科技转增股数的调整幅度最大,新的预案相较原来,每10股转增缩水了24股;合力泰则次之,每10股转增缩水了20股。

“调小一点没有那么突出,像以前公司被排在前面,跟监管思路差不多就好了。”合力泰证券事务部人士回应转增股数下调幅度较大的原因时表示,原来计划分红送转方案时的条件与现在的情况并无变化,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要求,“10送8”以上是高送转,“我们高送转10送10属于正常,以前高送转也一般都是以‘10送10’为主”。

上市公司因监管趋严而调整分红送转预案的动作还在持续中,4月12日晚间,原计划“10转30派2元”的赢时胜也重修了预案,变更为“10转15派3元”;在“每10股转增20股”阵营中的赛摩电气则是由原来预案中的“每10股转增20股”变更为“每10股转增8股”。

以此来看,在2016年度的分红送转预案中,目前每10股转增30股的上市公司还剩下大晟文化、东方通2家。

对于上市公司陆续下调送转预案,有市场人士表示,在严监管下,有的上市公司可能心虚了,但也不排除有的公司经过证监会道义劝告突然反省了。

“高送转+减持”、“高送转+股权激励”的套路此前在A股市场盛行,在中泰证券中小盘分析师看来,根据证监会的监管口径,这些高送转的套路将是监管重心。

在3月24日,证监会再度重申将对高送转进行严监管。沪深交易所也在近期展开“闪电式”问询,直指高送转是否与业绩相匹配、有无股东减持等。此前计划“每10股转增10股”的盐湖股份便因为高送转预案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虽然目前该公司仍未给出回复,但已经将预案调整为“每10股派现0.2元(含税),每10股转增5股。”

证监会将如何出手?

高送转实质是股东权益的内部结构调整,对净资产收益率没有影响,对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并没有任何实质性影响,也无法提升上市公司价值,送转后每股收益还因股本扩张而下降。从市场影响看,“高送转”不仅是概念股炒作的常见类型,也容易被信息合谋类市场操纵借道藏身。

“资本公积金的大比例转增其实是一个增资扩股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讲也可以看成是对股价的管理,但是这个股价管理背后有不纯动机的话,就容易变成了股价操纵、内幕交易。”董登新举例称,若一家上市公司业绩一般般,没有很高的成长性,而资本公积金大比例转增之时,恰临定增发行的股票锁定期满或者大股东持股锁定期满,那么在这个时间窗口前后实施高送转,便极有可能涉嫌股价操纵。

在董登新看来,资本公积金送转比例没有合理不合理之说,只是要看有没有配合市场炒作、配合大股东减持、配合定向增发解禁、配合大机构减持或炒作等嫌疑,关键是看背后有没有操纵嫌疑,“上市公司有没有被利益集团游说、绑架,主要从大股东、大机构、大资金三个方面去核查”。

以高送转为由头假定上市公司有违法违规嫌疑,从而核实相关的证据存在一定的难度。董登新认为,可以采取其他定向的强化监管的威慑方法,监管层可以指定第三方机构对提出高送转预案的上市公司近3年财报进行重新审计,看是否存在上市公司财报因会计师事务所失职而蒙混过关,是否存在财务造假的行为。

“枪打出头鸟,针对资本公积金较大比例送转的上市公司,可以先不定义其存在未违法违规行为,查财务报表可以是一个声东击西的惩治办法。”董登新表示,对于A股上市公司而言,最具威慑力的一个手段便是查信息披露,以往的信息披露是否真实,这其中近3年的财报是重点核查目标,如此,把道义劝告和审计抽查的威慑结合起来,一举两得,也可以大大提高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质量。

4月8日,刘士余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也提出,对从事高送转企业年报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也要列入检查范围。

“目前而言,监管层可以对已经实施高送转的上市公司,率先入场对财报进行重新审计。”董登新提出建议。

Wind数据显示,目前,2016年度分红送转已实施的上市公司中,“10送30”已经实施完毕的上市公司有易事特南威软件两家;另外“每10股转增20股以上”已经实施完毕的上市公司有4家,分别为云意电气(每10股转增28股)、飞凯材料(每10股转增25股)、乐心医疗(每10股转增22股)、光迅科技(每10股转增20股)。

作为只是一个数字游戏的高送转,其本身并不创造价值,但市场因对上市公司股价具有“填权”预期,从而对高送转股票趋之若鹜,营造炒作氛围。然而随着监管层的持续严监管表态,如今高送转板块以及作为高送转主力的次新股板块的行情连续遭遇重挫。

Wind概念板块中的高送转概念指数,在刘士余怒批高送转之后的首个交易日跳空下跌3.97%,4月10日至4月12日期间累计下跌4.65%;次新股板块则表现得更为明显,4月10日当天重挫6.31%,4月12日再度下跌2.72%,位居Wind概念板块跌幅榜前列。

“这说明证监会的窗口指导有一定效果。”在董登新看来,相信后市人气会大降,关键看证监会如何出手。

                                               实习编辑:张宜成

|责任编辑:

本文链接:

继续查看有关: 预案 | 超高 | 高送转 | 的文章

若无特别注明,文章皆为阜阳在线事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你也可以分享到:
回到顶部
describe